其远未远,这2018

2018.12.31

我们走再远,终归难违初心所在。

至于遥远

作为产品的创造者,为了维护它在别人眼中的美好,总是会做一些无谓的事情。
比如,称它为“她”,比如不好的事情,避而不谈,或者自以为有了美誉,无营养的言论也多了起来。于是,再优秀的公司和个人,慢慢都会变得普通,产品就更不用说了,也会普通起来。

所以,一直保持着一种谨审的态度,对自己、对产品。
有时,或许有些不近人情,但终归,这是一个旅程。万事本就艰辛,若有懈怠或者失去警醒,就会距离创造伟大的产品,愈来愈远。

当然,这是一种遥远,也是一种清醒。
至于对产品的热爱,他人难及创造者。毕竟多数时候,热爱,是会让思考模糊的。

孤离,以及清醒

FarBox虽然没有推广,用户的数量也在缓慢增加,所以,代码上更新的勇气,也在与日俱减,只是这并不是最主要的原因。
而是,一些产品的包袱,慢慢浮现出来了。

对第三方过度依赖

这里主要是 Dropbox,虽然 FarBox 后来有了自己的同步系统,但是本身设计的思路受云同步的影响太大,并不能算太好的设计。

实际上,应该有另外的设计,可以容纳 Dropbox 也好,其它云盘也好,甚至 BTSync。更大的可能性,耦合性最低,却可以用更少的代码实现。

听起来很酷,对吧? 我们却思维定势了。

优势没有得到真正的体现

比如FarBox 引以为豪的 API 引擎,本身的体验是可以到更高的高度,却没有花足够的时间。

书写,不止于文字,代码如诗这个境界,一定程度上是可以由更好的设计进行引导和完善的。

我们却仅局限于提供了 API、提供了自动刷新的支持,没有把技术本身当做一个产品,给予真正的设计。

甚至对 Markdown 的一些变革,再保持兼容的基础上,可以更大胆一些。反倒后面由 FarBox Editor 衍生的一个产品上表现得更激进一些。

受制于“博客”的概念,无法伸展拳脚

从我们最开始面世的时候,一跟 Dropbox 产生关联,人们就有很多同类产品的联想,甚至带着“抄袭”的国人性原罪。

实际上,FarBox 当远不止于此,只是再如何发声,都是无法改变多数人思维当中已经存在的 Location,或者再怎么改变,主要的标签仍然是“博客”。

虽然不是什么坏事,但后来,我们增加了一页小站、Slides、个人简历的 App 的时候,虽是试验性质,想象力却是巨大的。然后,受制 FarBox 本身已被定义的概念,也难再投入足够的精力,去让这些 App 变得更加好用和强悍。

包括,这半年多来,我们涉猎了桌面应用的市场,而一个软件的在线销售、License 发放、优惠码、License 远程校验等等,又全部由 FarBox 的几个极简API 提供的。
但,听起来,FarBox 的 API 有点不伦不类?其实一点也不……

等待以及转身

问题不会少,比如对视觉设计的不够重视,等等。自我反省,会带来很多问题,倒也办法细数。

一直在思考 FarBox 要如何设计,才越接近心中的状态?
很长一短时间内,一直无解,只有一些模糊的想法。
于是,带着这些许的大问题,开始探索桌面软件的市场。这小半年的时间里,倒也有一些产出。

当然,人世一点的目的,做软件有两个好处,一来产品 idea 成功与否的验证周期很短,二来,能带来经济上的收益。确实要为新的阶段,扩展团队了,桎梏于经济要素始终不是办法。

与此同时,FarBox 未来的模样,慢慢地也清晰起来。
这种感觉很熟悉,就如当年创造 FarBox 之初一般。

得益于 FarBox 目前已有的设计、代码、系统,这“未来”的模样,要是早年,恐是不敢想象的。而现在看来,只是时间的问题,或许中间仍有周折,但终不是不可逾越的。
我们给这个未来,起了一个代号,叫做DC。

而在DC的构思当中,桌面端是非常重要的一环,这也是我们开始Z.R.E.Y 工作室的一个重要原因。至于DC的含义,倒无意解释,而Z.R.E.Y是我们一直在追求,却仍未到达的境界,即自然而已的中文首字母。

Z.R.E.Y 工作室

如果有意购买 App 的,在 http://zrey.com 上的软件,输入 FarBox 作为优惠码,可以享受5折优惠,仅限2015-12-31一天。

Z.R.E.Y 工作室 是我们在开发桌面软件的名字。有一些产出,比如 PinCap、WeReader(已不再对外开放)、 UnImage、WiFile、MarkEditor,还有几个新的想法,也在实施。下面简单介绍下 PinCap 和 MarkEditor:

PinCap

基本上是为设计师定制的一款软件,一般是用以素材管理。

实际上是我们自己需要一个能根据本地文件夹结构的素材管理软件,然后看到合适的图片,右键复制下就能完成收集,看到合适的网页,一键就能完成全页面的截图。这些高效的操作,于我们而言,是非常重要的,但市面上倒没有类似的软件,那就做一个吧。

PinCap 还提供了一个色彩自动聚类的功能,这是早在 FarBox 之前一个项目里的基础技术,实在有趣,不忍埋藏,便产品化了作为其中一个特性。

MarkEditor

MarkEditor (简称 ME) 有30%的代码,是由 FarBox Editor 提供的。或许初次相见,以为就是 FarBox Editor 的独立版,其实不然。

在我们创造 FarBox Editor 的时候,自以为是有八九十分的状态了,但到了 MarkEditor 的时候,FarBox Editor 勉强就只能沦为及格分了。心水之作,且容此地自夸,这是目前我们能做到的,基于 Markdown 语法的最好的编辑器了。

我们用 ME 来整理文档、写博客(可同步到 FarBox)、代码笔记、GTD & 备忘工具、发长微博、文转图到朋友圈、书写时播放音乐等等,基本上与文本相关的工作,都会交由它来处理。

ME功能实际上有近百项,即便如此,也依然贯彻我们的一个设计原则 简洁与强大不是矛盾的事物。

如果说未来的DC是FarBox 的升级版,这只是温婉的说法。若能真正看到 FarBox Editor 和 MarkEditor 之间的设计差距,或许也能理解未来DC的这次升级,将是多么接近于推倒重来。

写作,是一种欲望

所谓年岁,不外乎两种,一种是麻木,随着生活流淌着,另一种是警醒,发现此生的时间乍看乍短了。

现在的我非常在乎时间。仿佛多了一种思维定势,有些事情会先考虑时间的性价比,再决定是否要进行一次交流。
许是好事,许是坏事。

但总也有很多事情,是无法泯灭的。
希望有更多时间陪伴家人,有时会有很多愧疚,愧疚没有最充分地支配时间而不能给家人更多时间。

有时,几天没有思考产品、写点代码、做点事情,整个人会陷入一种接近抑郁的状态。或许不创造点什么,就会浑身难受了吧。
许是好事,许是坏事。

总是有些话没法说尽。
写作,终归也是人类的一种欲望。但,听起来都是繁杂,不如就此作罢。

写在最后

**最后,需要一个结尾。
一如往常,就取 MarkEditor 视频介绍中的一段文字,作为结束。**

我们写作
我们生活
我们在彼此的生命中
我们平淡
却从不平凡
白天与黑夜
都有恰当的方式存在
这很好

比专注更专注
或许时光都无法再穿透
这书写者的不羁

       -- Hepo

感谢你看完了这篇文章,由于工作的原因,我更新博客的频率很不固定。
如果你愿意,可以通过订阅 Telegram Channel 获取我日常的内容分享,也可以 发邮件@me和我取得联系。


发表评论